妻子、女儿、妻弟、妻妹、连襟…贪腐"全家总动员"

妻子、女儿、妻弟、妻妹、连襟…贪腐"全家总动员"


生财有"道"终入狱
——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成员郗同福违纪违法问题剖析
 
 
  “我在这十几年时间里,时刻不忘为自己、为亲友谋取私利,没有条件时等机会创造条件,有条件时我绝不放过,就是老母鸡从家门前经过,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后再放走。”说这话的,是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成员郗同福。
 
 
 
  作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江苏省监委留置的第一个厅级干部,郗同福在担任省经信委党组成员之前,曾历任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,连云港市委常委、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等职务,2017年被立案审查调查时已经退休5年多。“违反廉洁纪律,利用职权为亲属谋取利益,收受礼金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”,在郗同福的违纪违法事实中,最突出的就是他的“生财之道”。
 
 
 
  幕后指挥,违规与亲友经商办企业
 
 
 
  郗同福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,童年常常食不果腹,为了维持生计,甚至不得不在寒冬腊月出门乞讨。依靠组织的关心和培养,他从一名基层公社工作队队员干起,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。
 
 
 
  工作之初,郗同福能够严格要求自己,勤奋工作,不贪不沾。随着职务升迁,面对鲜花和掌声、金钱和地位,他的内心悄然发生了变化:“来开发区调研的领导多了,来自各方面的赞扬也多了,我开始有点飘飘然,灵魂深处的私心和贪欲随之膨胀起来。”特别是看到老板们包工程赚大钱后,郗同福心理更为失衡。处心积虑的他,想出了一条生财之道——入股办企业。对此,他打的小算盘是:“如果出了事,最多是违反党纪,退出钱财,没有牢狱之灾;如果不出事,那我就发财了。”
 
 
 
  一念贪私,便塞智为昏、染洁为污。有了这种想法,郗同福从谨小慎微,朝着以权谋私急速转变,甚至拉上家人一起发财。
 
 
 
  起初,郗同福和妻弟李某等人共同持股,成立了土石方工程队,利用自己手上握有掌管业务和资金拨付的权力,承揽工程,几年下来就赚了几千万元。但他并不满足,将工程队升格成市政工程建设公司,由李某台前敛财,自己幕后指挥。随着业务越做越大,形成了数个家族企业,而郗同福本人始终占有股份并享有最后“决定权”。他们配合得“天衣无缝”,把以权谋私得来的钱源源不断塞进自己的腰包,赚得盆满钵满。
 
 
 
  2004年,郗同福调任连云港市委常委、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,随他一起“调动”的,还有其妻弟李某。看到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利润空间后,郗同福想着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在他的关照下,李某在连云港做了几个亿的工程业务,并拿了几百亩工业用地,变更为房地产用地后再转手卖出去,仅此一笔就赚了5000多万。
 
 
 
  勾结不法商人,退股分红捞取巨额利益
 
 
 
  贪欲之门一旦开启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掌握土地出让、企业改制等实权的郗同福,脑海中全是对金钱的渴望,开始变着法子、巧立名目,打着一心为公的幌子,干着中饱私囊的交易。
 
 
 
  曾任江苏某集体所有制房地产企业法人代表的曹某,企业改制时因不是该企业原始法人,便找到李某请求郗同福出面,帮助其将公司改制到自己名下,并承诺将在企业发展的利润中拿出1个亿表示感谢。
 
 
 
  2001年,在郗同福的鼎力相助下,曹某顺利将该企业收入囊中。2004年,郗同福调任连云港后,曹某也紧紧跟随。为了兑现之前承诺并得到进一步关照,曹某便拉着郗、李二人合作成立房产公司。按约定的30%股份比例,郗、李应当出资1715万元,而实际仅出资500万元,其余1215万元由曹某代为出资。不久,该公司在连云港开发房地产项目,郗同福在土地出让金缴纳等方面给予了充分关照。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